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 日记网 - 心情日记,爱情日记,亲情日记,友情日记,情感日记,伤感日记,个性日记,生活日记 - www.rijis.cn
日记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活日记 > 正文

日光下,青白灰暗的古村

来源:网络 编辑:小记 时间:2019-07-21

  时值深秋,好友危友华邀我之洒溪,造访古村落遗址。清晨,烟雾弥漫黔城,我俩携夫人驱车从沪昆高速至安江。夫人们无心观洒溪古村遗址,留于安江逛街。

  洒溪属洪江市茅渡乡,雪峰山北麓。我俩在茅渡乡政府找不着去洒溪的路。见一肉摊,聚不少乡亲,问之,正巧一洒溪人,欲回。此人五十开外,脸色黝黑,言语清爽,带浓浓的茅渡口音。他搭了顺风车,我俩找到了一向导。

  洒溪的路极不好走,正在修,扬尘滚滚,如影片中的战火硝烟。友华与他一路攀谈,了解了不少洒溪风物。我看着那土路扬尘,心情坏极了。中午,我们才到洒溪。下车,田垄里一片金黄,心情豁然开朗起来。几百亩菊,开的正黄,静静地在欢迎远道来客。村长杨开团(友华熟人)接待了我们,很是热情。原始老农杨远雄等左右陪伴。我们稍作休息,就参观古村遗址。

  古村在山坡上,住着村民。我俩随开团远雄等人,拾级而上。台阶有些纹丝细密的青石板,青白泛霉,一瞅就知有了年纪。缝隙间还点缀着些青草,很小,或一蔸,或一簇。猛一抬头,一砖木结构的房屋呈于眼。下层砖横砌着,约两米又竖着砌,色彩黑白灰黄,与我黔阳老街,凤凰回龙阁古街相仿。院门高三米左右,宽一米许,一看就知曾是大户人家。一老农穿解放鞋,着黑布衣裤,露红白间杂羊毛衫立于门。他双手叉腰,笑态可掬,黝黑的皮肤,深深的皱纹,仿佛在告诉我,他已年过花甲。他就是我们今天探访古村落的解说员。未等他开口,一幅对联吸引了我,可知这家人曾遭遇不测。上联是“杨梅傲雪铁骨铮”,下联是“家业蒙难又逢春”,横批书“常思慈父”。

  横批上有木架遮阳棚。迈进高八寸的石槛,见一天井,整块整块的青石岩镶边,呈长方形。排水孔,雕古铜钱状。我在粟裕将军故居见过,天井尺寸大小也相差无几,没将军家堂屋品字状,蕴含“一品”相类。瞧厅堂,高而空,木柱垫鼓形岩石。厅之坐凳如古时“床”,四脚如虎蹄。神龛上书“寿”“福”两大字,菩萨成双,对联三幅。四方桌和香炉钵告诉我,年纪不小了,好久也没人搭理它们了。房间锁着,我们就在厅堂观赏,房外窗花,雕得精细讲究,与普通民宅不同。后听开团说,这户人家都进城了。

  出这户人家,见一弄巷,两旁皆高墙大院。地上铺不规则的岩石,墙体色彩斑驳,日光映衬,更显苍老。巷子很深,右有阁楼栏杆。如丁香姑娘,撑一油纸伞,行走于此,彷徨忧郁皆去。墙体还残存“计划生育”字样。墙中央有枪孔,据他们介绍,为防土匪用的。

  当年古村有个叫杨本仙的人,娶妻廖氏是个“练家子”。嫁过门,仍每天闻鸡起舞,一杆八尺长的矛挥舞得呼呼生风。本仙很是讨厌,认为她不守妇道,为此经常吵架。

  一年打糍粑,廖氏灶前蒸米饭。本仙突生歹念,上楼拿油壳烧火,在丈余高的楼上,拿起十余斤重的油壳往妻头上砸来。一个,两个,连续十几个,都被她一一接住。完毕,廖氏才抬头怒骂:“你这人太歹毒。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?”本仙理亏,不敢吭声。

  一天,一伙强盗窜入古村。廖氏闻讯,拿着长矛赶到,大吼一声:“谁敢抢,我就要谁的命。”强盗见是村妇,不当回事。廖氏怒火中烧,把长矛倒插于地,入土三尺。之后身轻如燕,跳上把柄,做了个金鸡独立。强盗见状,吓得脸色铁青,狂奔而去。从此古村不再受强盗骚扰,丈夫对廖氏也恩爱有加,村民更是敬重她。

随机推荐文章

日记网 rijis.cn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(www.rijis.CN. )日记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日记网 蜀ICP备13001349号-12

日记网 - 心情日记,爱情日记,亲情日记,友情日记,情感日记,伤感日记,个性日记,生活日记 - www.rijis.cn

Top